要给法鲨生海底世界的嗣音

圈地自萌

晨间(锤基,PWP,原著向)

太……甜了!!你俩这么甜真的好嘛!

Arashi:

之前发的被chi了,再发一次,再被chi,我就……【【【【




晨间




设定:接雷神3结尾、彩蛋1前,注意剧透,关于锤的眼睛有私设


分级:NC17


CP:Thorki




SY戳我


图片戳




看完雷神3我只想说,g方实在太圆满了,限制了r文写手的想象……有点难过,感觉这次的r并不算很辣,反而很纯真温情【。
大家随便吃吃吧!




顺带照例捞一发本子



论三部雷神锤哥的心路历程
雷神1
“我叫Thro,我爱弟弟,弟弟爱我”
“Loki!!!Nooooooo!!!”
雷神2
“我叫Thor,我爱Jane,可她是个凡人,我不管,我照样爱她。”
“弟弟,跟我回家”
“Loki!!!Nooooooooo!!!”
雷神3
“我叫Thor,我爸爸丢了,有人见到我爸爸了吗?在线等,急!!!”
“什么时候我又多了一个姐姐……跟我长得一点都不像”
“不!!!别碰我的头发!!!”


心疼锤哥

《雷神3:众神黄昏之调教好弟弟的我竟然还有个熊姐姐》

去图书馆看见了我鲨(❀ฺ´∀`❀ฺ)ノ开心!

最后一张ZQ的眼神!!!太撩!!!

尤兰达:

习惯难改系列(四)(多图)

多年后,他还是习惯直接伸手拉他。

哦,最有意思的是,经纪人姐姐还推了一把,特放心把Chris交给某人。

最后一张,是第一张同一个场合,他拉他过去,就是一起做采访的,我喜欢Zach看Chris的眼神

当你的舰长变回五岁.【Spirk 标准傻白甜 全糖】

太……太甜了(掩面哭泣)真是太甜了!!积木真是炒鸡可爱!!!!

_颜卿.:

搞不出来镜像,要咸鱼了.



又是奇奇怪怪的种族,奇奇怪怪的魔法。


总之,伟大的James T Kirk舰长变回了五岁的模样,当他黑着脸,顶着自己金黄色的小短毛和肉乎乎的脸蛋,挥舞着小短腿小短手被Spock轻而易举的抱在手臂间的时候,Chekov笑的快要趴在控制台上了。


Jim也很郁闷,五岁男孩的身体行动简直太不方便了,而且眼下他为了稳住身体的平衡不让自己掉下去,不得不伸手圈住Spock的脖颈,把脑袋歪在对方肩膀上。Spock身上的味道真好闻,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在脑子里瞎想,虽然这是他以前肖想过无数次的场景,但见鬼的——一定是这种时候?


算了,人要知足。Jim安慰自己。随即他忍不住在心里哀嚎起来,难道五岁就应该一直被瓦肯人抱着吗?太,太刺激他了。


于是Jim晃了晃小短腿,小心翼翼的踹了一脚Spock的腹部。


Spock没反应。


Jim不甘心的又踹了一脚,Spock再没反应,他想,他就去揪Spock的刘海。“好吧,就只是,放我下去成吗?”Jim奶声奶气的压低声音向Spock抱怨。


Spock回答的很果断。


“不。”



Jim坚持他要住在自己的舱室里,在将近十分钟他滔滔不绝的瞎扯之后,Spock妥协了,但随即Jim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。


他根本碰不到他门上的识别系统——都是这该死的身高。


Jim努力垫着脚去往上够,他决定不能让自己的口水白费。Damn it Jim…你可以的…想想你舒适的大床…想想你柜子里的私货…想想…


…也许Spock那儿也不赖。


Jim磨磨蹭蹭的歪在门上了好一会儿,才耷拉着脑袋朝那个一直在后面看好戏的瓦肯人走去,他哼哼唧唧的伸手拽住Spock的裤子,然后被后者一把捞起来抱着。


“正确的选择。”Spock点点头,把Jim带进了自己的舱室。



当Spock面对自己舱室里被扯掉的被子,被打翻的水杯,椅子里吃了一半了吐司面包,还有衣服上几个不规则的鞋印的时候,他感觉有点微妙。


而这一切的作俑者正裹着他的被子在地毯上缩成一坨球状物体,只露出他的金毛小脑袋,目不转睛的盯着PPAD上的信息。Spock蹲下去对上Jim称得上无辜甚至透露出委屈巴巴的眼睛,突然语塞。


“人类男孩是否都喜爱制造杂乱?”


但肯定不如你迷人。


Jim朝地上扔了一坨纸巾,嘟囔道,“这难道不是儿童的天性?做个交易,你让我摸摸耳朵我就听话。”


Spock的表情有点扭曲。


Jim咧嘴笑了,伸手要去摸Spock的耳朵,这件事他想干很久了,眼下Spock就在眼前,不摸白不摸了。Spock下意识的准备往后回避对方伸过来的手,然后他似乎想了什么,于是停住了,表情略带无措的让Jim细细的摸过他的尖耳朵。


至少后来Jim那个满足的表情他觉得很值得。



Scott觉得那些说小孩子都是天使一般的存在的肯定都是屁话,Jim绝对不是什么金发碧眼的小天使,他不能仗着他现在的可爱模样就来轮机室捣乱!


…好吧事实上他该死的可以。


“Shit,Captain!!!!”


当Jim翻出来他在上一个星球私藏下来的酒时,Scott忍不住了,谁都知道私货被Kirk舰长或者Leonard发现后绝对会被顺走,哪怕前者现在只是一个五岁的小家伙。在Jim抱着他的酒跑的前两秒他还在心存侥幸的想,舰长现在这样子要了酒也没什么用啊。


然后Jim顺着他的酒瓶跑了。


Spock拿着PPAD转过角落准备前往轮机室,很不巧的,Jim一头撞上了Spock。


看了一眼瓦肯人,看了一眼舰长,Scott决定放弃他的酒。


而Spock低头看了一眼脸朝下摔在他脚下的Jim,感觉自己该去医疗湾检查头痛了。



“难道瓦肯人小时候都不玩儿游戏吗!”
“不玩。”


“瓦肯人真无趣。”
“否定的。”


“那你跟我证明一下。”
“…好的,请阐明方式,Jim。”


“嘟嘟嘟!重复一遍。”
“……”


“瓦肯人不撒谎,你答应了的。”
“是否可以申请换一种方式?”
“不可以,我就要听嘟嘟嘟。”


后来Jim的形容是,Spock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了一只自己要吃下去的大苍蝇。


“…嘟…嘟…嘟。”

一美38岁生日快乐!!!
Happy Birthday to James McAvoy!

你好,煎饼先生(一发完)

在这个诞生出一堆情侣的春天里看看这个文,我觉得,你们没有人能够甜过他俩!!!
(为啥我家附近卖煎饼的是个大妈( p′︵‵。))

口罩:

玫瑰单性转 EG甜文




Ross小姐下班的时候,发现中央广场一隅挤了好多人。她通常不爱凑热闹,但那天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,近到前了,人群中陆续有人走出来,手里多多少少全都捧着油包纸,嘴里啃得喷香。她最近在减肥,且从不吃路边摊,可是这会儿又不知道中了什么邪,忽然馋虫作祟,拎着包糊里糊涂便挤进人堆。


做饼的师傅是个大高个,留着一把扫帚一样的大胡子,瘦得一张脸全靠颧骨撑着,细长的眼睛低垂,戴着手套,动作麻利,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,一只饼就摊好了。轮到Ross小姐,他问她,“要几个,加不加蛋?”嗓音像是在圣家堂里12个唱诗班齐声高唱“哈利路亚”,Ross小姐腿一软,差点就跪了。


“一个……加蛋。”她吞咽了下,说话都不利索了。


煎饼师傅飞快地瞟了她一眼,又垂下眼帘,杂草丛生的嘴唇动了动,“很快就好。”


他还以为她饿坏了,直咽口水。


Ross小姐拿着她的煎饼挤出人群,她一口都没咬,心里却想,真好吃啊,明天也要来买。




Ross小姐做到神盾公司的高层,她生活考究,性格龟毛,脾气火爆,讲话毒舌,一头淡金色的短发在电脑屏幕的荧光映照下仿若铂金,人们私下都说她是现实版的穿Prada的女魔头。她的助理Jessica跟了她三年,凭着机灵懂事,谨小慎微,终于成了她的左膀右臂。


但Jessica今天却在卫生间红着眼圈补妆。她的小姐妹Amy揉着她的肩膀安慰她,“她又怎么了?”


Jessica抽抽鼻子,扯了纸巾在脸上小心按压,补妆,“我看她最近天天去广场上买煎饼,就今天提前帮她买好了放在桌上——结果,她就生气了,说我不务正业,开始找茬训我,你说她是不是大姨妈失调了!”


“肯定是啊!”Amy愤愤不平地说,“她怎么喜欢吃这种东西,我看她最近起码胖了四磅。”


“是七磅!她最近的体检单还是我去领的,哼,难怪嫁不出去!”Jessica气哼哼地把纸巾扔进垃圾桶,“她干脆嫁给那个煎饼师傅算了!天天在家吃煎饼!”




Ross小姐每天都亲自光顾煎饼摊,一来二去,煎饼师傅和她熟了,总是先把她的摊好。别的顾客有意见了,“Stephen,我先来的,赶时间呢!”


Stephen停下了手,抬起眼睛,快速扫过眼前的人,“你四周前开始在这里固定买煎饼,每次都是早上,买最便宜的不加蛋和培根的那种,我猜你失业了。你的手腕上有压痕,眼睛充血,不是每天打游戏到凌晨就是在网上看成人片,出来买你唯一负担得了的煎饼做早餐,然后回去睡觉到傍晚,你管这叫赶时间,你的时间恐怕没有我的饼值钱。”


那人惊愕地瞪大了眼睛,饼也不要了,转身跑了。


“那可真厉害……”Ross小姐情不自禁地说。


Stephen看了她一眼,低头把饼装好,递给她的时候,小声说,“谢谢你那么说。”


“哦,没什么。”Ross小姐接过饼,捧在手里,她犹豫了下,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问,但她又真的很想知道,“你是怎么知道那些事情,就像你能看到一切。”


“我就是能。”Stephen抬了抬下巴,傲慢地回答。




Ross小姐又给Jessica找事了,她宣布要换办公室。


“这个办公室是这层最好的,她住了五年了,现在忽然提出要换办公室,你说她是不是中邪了!”Jessica在卫生间跟Amy吐槽。


“那理由是什么?”Amy问她,“总得有个理由吧。”


“你在开玩笑吗?她可是Everett Ross,她做事从来不给理由。”Jessica冷笑地摊摊手,“我只要执行就可以了。”


当天Ross小姐就搬了办公室。




“我就在那栋楼上班。”Ross小姐买了煎饼,没有走。


周围有很多顾客等着,但Stephen还是停下了摊饼,他顺着她手指的方向,看过去,“我知道。”


“那是我的办公室。”Ross小姐说,她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又说,“一眼就能看到这里。”


Stephen看着她,缓慢地点了一下头,“我知道。”


周围的客人都看着他俩。




Jessica发现了一个秘密。


“Everett和那个卖煎饼的真的搞上了!”


Amy发出一声呻吟,“我求求你了!”


“真的,真的,我亲眼见到了!”Jessica把气声憋到声嘶力竭,“她上班累了,经常站在窗口——”


“这有什么大不了的……”


“而那天下雨了!”Jessica重音加注,“下起了很大的雨。”




Ross小姐拎着她200美元一把的伞,跑出楼去。雨越下越大,Stephen正在收摊,他蓬乱的头发被雨打湿了,夹克衫裹着卫衣套着T恤,一层又一层,流浪汉的打扮,狼狈地把包裹背在身上,这时候他看到了Ross小姐。


她穿着高跟鞋小跑过来,伸直手臂,把伞高过他的头顶,“我送你去地铁站吧,雨好大。”


Stephen眯起眼睛,昏昏雨幕下,似乎看不清眼前的人。他沉默不语,Ross小姐便又问了一遍,“Stephen,我的伞给你。”


他仍然不动,她伸手去拉他的手,要他握住伞柄,他却猛地甩开了,两人都是一愣,没等Ross小姐再说什么,Stephen便跑进了大雨里。




大雨下了好几天,新闻里有些地方开始水灾,中央广场上空荡荡的,只有铅灰色的雨。




一周后终于放晴了,公司那天不上班,Ross小姐却来了,煎饼摊前围着几个青少年。她慢慢踱过去,Stephen抬头看到她,点了点头,手上动作不停。他剪了头发,留下苍白的双鬓,修了胡子,露出清俊的面容,眼睛像雨后的天空一样明澈。


他忙完了手里的活,给Ross小姐做了一个超级大的饼,他看她在阳光下啃得像一个吃苞米的松鼠,抿起嘴来笑。




Jessica和Amy成立了煎饼玫瑰小组。


公司里的人越来越多加入到这个小组——这太浪漫了,一个公司高管,一个街边小贩,这到底是命中注定的情缘,还是一场无望的爱恋。


另,去Stephen那里买煎饼,报Miss Ross的名字可以打八折。




很快这件事情传到了Ross先生耳朵里,Ross先生外号将军,早年在军队服役,现在是神盾公司上级总公司阿美利加总部的负责人,同时也是Ross小姐的亲舅舅。


Ross亲自来到煎饼摊,Stephen把饼摊好了,递给他,他没有接,而是对他说,“的确很像。”


Stephen直起腰,他盯着将军,“抱歉?”


Ross将军说话了,很少有人把彬彬有礼表现得那么让人厌恶,“你很像我一个英国世交的小儿子,他在一次车祸中去世了。如果他还活着,现在会是我的侄女婿。”


他说完,接过煎饼,转身扔进垃圾桶,走了。




Ross小姐每天都会陪Stephen收摊,今天当Stephen收完摊,对她说,“我想去你家。”


Ross小姐愣了一下,当她意识到这是什么意思,她低下头,从这个角度看去,她近乎透明的耳垂像染上了胭脂,她很快地点了一下头。


他们一起回到家,Ross小姐回到房间,她洗了澡,换上了浴袍走出来。他忽然发现,当她挣脱那套坚硬的铠甲,她看起来像蚌肉一样柔软,她有些不知所措地单手捏着衣襟,另外一只手无措地玩着浴袍的腰带。她光着脚,她的脚是那么小,就像小孩子的脚,一只脚踩在另一只脚的脚背上,小小的奶糖一样的脚趾蜷曲着。


他的煎饼把她喂得胖胖的,就像一只胖兔子,现在他要揪住她的长耳朵,把她从笼子里拎出来,送进厨房了。


他走上前去,脱下手套,露出伤痕累累的手。她握住他的手,轻轻拢在温热的手心,淡金色的睫毛一簇簇的湿了,“还疼吗?”


他没说话,食指和中指微微弯曲,托起她柔然的下巴,他低下头,用嘴唇去征询去请求,她温驯地张开嘴,承受他给予她的一切。他托住她,像抱孩子一样把她举高,她太娇小了,坐在他的手臂上,垂下头,脖子下是一片软绵绵的阴影。


他是个很棒的厨师,不仅会摊煎饼。




当她睡着了,他在房间里转了一圈,什么都没有找到。他迫使自己停下来,站在房间中央,让自己沉静,双手合成塔尖抵住下巴,他闭上眼,当他再睁开,他的眼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眼睛,他环视房间,几秒钟后,走到衣柜前,他蹲下,把手伸进去,轻轻往里一推——一个暗格。


一张照片,照片里有两个人,一个是更年轻的Ross小姐,戴着鸭舌帽,穿着格子衬衫,另一个人有一头乱糟糟的卷发,和一张冷峭的长脸,他围着蓝围巾,穿着大衣,站在Ross小姐身旁,占有性十足地搂着她圆圆的小肩膀。




Ross小姐失恋了。所有人都知道,这根本不用猜——广场上的煎饼摊消失了。


煎饼玫瑰小组里的成员们比之前还要热闹,先是一些人猜测是不是分手了,什么原因分手的,谁提的分手,为此三天一大掐两天一小掐。接着一群人转了煎饼黑,证据很明显,Ross小姐瘦了有10磅(Jessica提供的资料)上班的时候偷偷地哭(也是Jessica提供的),她肯定是被甩的,Fuck,摊煎饼的居然甩了我们的玫瑰女王。而另一部分则是不愿意接受现实的CP粉,仍然相信人间有真情,人间有真爱,总有一天,下班后,门口又会支起煎饼摊。


就在大家掐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煎饼玫瑰组有了拆家。




Richard先生是空降的CTO,他有一双鹰般锐利的蓝眼睛,气质却很温和,第一天来上班,就成为所有女职员和部分男职员的新爱豆。办公室里窃窃私语,餐厅里八卦纷扰,他有没有家室,是不是Gay,喜欢什么类型,简直无心工作……但是这个话题到了傍晚就迅速沉寂了。


CTO的凯迪拉克接走了Ross小姐。


这一晚注定是个无眠夜,加班狗们和不加班的狗们都在组里扯得天昏地暗。


以Jessica为首的煎饼玫瑰不拆党哭天抢地,不停吐黑泥。


而玫瑰唯则纷纷倒戈CTO——屌丝去死,果然只有真正的男人才能娶到公主。


煎饼哪里不男人了,难道有钱才是男人吗,你们还能更肤浅一点吗?


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,是有没有责任心,他都不敢娶玫瑰,就是个渣屌丝!


……


这样的车轱辘掐架一直掐了半年,半年后的公司年会上,CTO先生向Ross小姐求婚了。


Ross小姐答应了。




第二天,煎饼玫瑰组自动解散,同时,每一个煎饼玫瑰组的组员都收到了CTO的邮件。


感谢你们对我和玫瑰的关注,但是我希望到此为止。




婚礼定在了一个淡蓝色的星期天。


Jessica作为金牌助理,在这一天兼顾了伴娘的职责,她帮Ross小姐把婚纱长长的下摆整理好,又为她戴上天价的项链和耳环。她忽然有些感慨,如果她真的嫁给煎饼先生,她们会租一个小教堂,挂满了彩色气球,桌子上摆满了杯子蛋糕和煎饼——似乎也不是什么美满结局。


Ross小姐并不知道Jessica脑子里这些稀奇古怪,她看起来有些疲倦,她提着裙摆从穿衣镜的高台上走下,淡淡地说,“我们走吧。”


礼堂里,宾客们纷纷落坐,仪式就要开始了,而侍者仍旧在每一张餐桌前忙碌。


变故就是在这时发生的,先是广告部的Eric,接着是信息部的Pine,然后是营销部的Amy,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停下了手中的事情,发出惊叫,有人在拍手,有人跳起来和周围的人击掌,有人开始拍照——而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神盾公司的人,确切地说,属于曾经的煎饼玫瑰小组。


当Ross小姐走进礼堂时,她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,所有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期待——对,她是新娘,这是她的婚礼,但是他们未免有些期待过头了吧——这时候,一个小花童跑过来,Ross小姐盯着他,盯着他高举在手里的那块煎饼,心跳越来越快,她觉得她的胸衣快要撑开了!


“Miss Ross!”小花童跑到跟前,把他油乎乎的爪子往婚纱上一趴,抬起肉嘟嘟的下巴,大声说,“有个叔叔请大家吃煎饼。”


他清脆的童音落下后,几秒钟之内,会场里鸦雀无声,紧接着爆发出一阵雷鸣一样的欢呼,每张桌上都有的煎饼玫瑰党们拿着他们唯一官方周边——盘子里的煎饼——站了起来,“赢了!”“赢了!”


Ross小姐茫然地看着他们,直到礼堂的大门再次打开,她等来的是她的新郎——Stephen穿着礼服,步履优雅地走进来,他明亮而锐利的眼睛深深地望着她,迷雾散去,曾经被打碎的时光碎片漂浮着,汇聚成了一条银河,重新把他们挽在了一起。




后来,神盾公司每一天都有免费的煎饼吃了。




END



献给所有我现在喜欢以及我将来喜欢的太太们

Alive:

祝所有的太太们,愿你们不会被恶意所中伤,永远有人支持你们
祝你们潇洒又坚强,见过深渊也遇到过激流,但始终看得到未来的光芒

图源微博